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

唐朝 / 李白      诗歌

王屋山人魏万,云自嵩宋沿吴相访,数千里不遇。乘兴游台越,经永嘉,观谢公石门。后于广陵相见。美其爱文好古。浪迹方外,因述其行而赠是诗。 仙人东方生,浩荡弄云海。 沛然乘天游,独往失所在。 魏侯继大名,本家聊摄城。 卷舒入元化,迹与古贤并。 十三弄文史,挥笔如振绮。 辩折田巴生,心齐鲁连子。 西涉清洛源,颇惊人世喧。 采秀卧王屋,因窥洞天门。 朅来游嵩峰,羽客何双双![1] 朝携月光子,暮宿玉女窗。 鬼谷上窈窕,龙潭下奔潨。[2][3] 东浮汴河水,访我三千里。 逸兴满吴云,飘飖浙江汜。 挥手杭越间,樟亭望潮还。 涛卷海门石,云横天际山。 白马走素车,雷奔骇心颜。 遥闻会稽美,一弄耶溪水。 万壑与千岩,峥嵘镜湖里。 秀色不可名,清辉满江城。 人游月边去,舟在空中行。 此中久延伫,入剡寻王许。 笑读曹娥碑,沉吟黄绢语。 天台连四明,日入向国清。 五峰转月色,百里行松声。 灵溪恣沿越,华顶殊超忽。 石梁横青天,侧足履半月。 眷然思永嘉,不惮海路赊。 挂席历海峤,回瞻赤城霞。[4] 赤城渐微没,孤屿前嶢兀。[5] 水续万古流,亭空千霜月。 缙云川谷难,石门最可观。 瀑布挂北斗,莫穷此水端。 喷壁洒素雪,空濛生昼寒。[6] 却思恶溪去,宁惧恶溪恶。 咆哮七十滩,水石相喷薄。 路创李北海,岩开谢康乐。 松风和猿声,搜索连洞壑。 径出梅花桥,双溪纳归潮。 落帆金华岸,赤松若可招。 沈约八咏楼,城西孤岧峣。[7] 岧峣四荒外,旷望群川会。 云卷天地开,波连浙西大。 乱流新安口,北指严光濑。 钓台碧云中,邈与苍岭对。 稍稍来吴都,徘徊上姑苏。 烟绵横九疑,漭荡见五湖。[8] 目极心更远,悲歌但长吁。 回桡楚江滨,挥策扬子津。 身著日本裘,昂藏出风尘。 五月造我语,知非佁儗人。[9] 相逢乐无限,水石日在眼。 徒干五诸侯,不致百金产。 吾友扬子云,弦歌播清芬。 虽为江宁宰,好与山公群。 乘兴但一行,且知我爱君。 君来几何时?仙台应有期。 东窗绿玉树,定长三五枝。 至今天坛人,当笑尔归迟。 我苦惜远别,茫然使心悲。 黄河若不断,白首长相思。
更多评论

推荐

封面
中国风

 485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67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14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10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32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2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32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24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608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97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86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37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08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23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23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17   0  0

小文

李白

李白(701─762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省天水县附近)。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亚。李白即生于中亚的碎叶城(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)。五岁时随其父迁居绵州彰明县(今四川省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早年在蜀中就学漫游。青年时期,开始漫游全国各地。天宝初,因道士吴筠的推荐,应诏赴长安,供奉翰林,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礼遇。但因权贵不容,不久即遭谗去职,长期游历。天宝十四年(755)安史之乱起,他隐居庐山,但仍密切注视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。后参加永王李璘幕府。永王兵败被杀,李白坐系浔阳狱,第二年长流夜郎,途中遇赦。晚年飘泊于武昌、浔阳、宣城等地。代宗宝应元年(762)病死于其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处。纵观李白一生,其思想是比较复杂的。儒家、道家、纵横家、游侠思想对他都有影响。他企羡神仙,向往隐逸,可是又不愿「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」,而要「申管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」(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》)。他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,但又不愿走科举的道路。他想通过隐居,求仙获取声望,从而在名人荐举下,受到皇帝征召重用,以便实现「济苍生」、「安社稷」的理想,然后功成身退。诗人就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度过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。李白存诗九百九十多首。这些诗歌,或以奔放的激情表达对理想政治的热烈追求,对建功立业的渴望;或以犀利的笔锋揭露政治集团的荒淫腐朽;或以善描的画笔点染祖国壮丽的山河。他的诗篇,无论五言七言,无论古体近体,无不别具风格,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。有《李太白集》。北宋初年,人们发现《菩萨蛮》「平林漠漠烟如织」和《忆秦娥》「秦娥梦断秦楼月」两词,又尊他为词的始祖。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,至今聚讼纷纭。其实,李白的乐府诗,当时已被之管弦,就是词的滥觞了。至于历来被称为「百代词曲之祖」的这两首词,格调高绝,气象阔大,如果不属于李白,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?
友情链接

搜外友链  |   维家  |   企慧眼  |   俄罗斯国际食品展  |  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  |   会创项目网  |   音响灯光方案  |   茅台回收  |   上海小程序开发  |   风淋室




意见反馈 ||  关于我们 ||  用户协议 ||  隐私保护 ||  商务合作

Copyright © 2020-2022 中华文学苑(华文苑) 京ICP备17037819号

Email:artype@163.com      QQ:262989474

加入华文苑qq群

Android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