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诗
宋词
元曲
古文
名著
更多>>
国风
封面
中国风

 475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84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64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37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98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16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3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08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53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26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81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大暑

 48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08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6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82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0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457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49   0  0

小文

封面
中国风

 534   0  0

小文

更多>>
精文

《新俄画选》小引

大约三十年前,丹麦批评家乔治g勃兰兑斯(Georg。拢颍幔睿洌澹螅?玻病秤*帝制俄国,作《印象记》,惊为“黑土”。果然,他的观察证实了。从这“黑土”中,陆续长育了文化的奇花和乔木,使西欧人士震惊,首先为文学和音乐,稍后是舞蹈,还有绘画。 但在十九世纪末,俄国的绘画是还在西欧美术的影响之下的,一味追随,很少独创,然而握美术界的霸权,是为学院派(Academismus)〔3〕。至九十年代,“移动展览会派”〔4〕出现了,对于学院派的古典主义,力加掊击,斥模仿,崇独立,终至收美术于自己的掌中,以鼓吹其见解和理想。然而排外则易倾于慕古,慕古必不免于退婴,所以后来,艺术遂见衰落,而祖述法国色彩画家绥珊的一派(Cezannist)〔5〕兴。同时,西南欧的立体派和未来派〔6〕,也传入而且盛行于俄国。 十月革命时,是左派(立体派及未来派)全盛的时代,因为在破坏旧制——革命这一点上,和社会革命者是相同的,但问所向的目的,这两派却并无答案。尤其致命的是虽属新奇,而为民众所不解,所以当破坏之后,渐入建设,要求有益于劳农大众的平民易解的美术时,这两派就不得不被排斥了。其时所需要的是写实一流,于是右派遂起而占了暂时的胜利。但保守之徒,新力是究竟没有的,所以不多久,就又以自己的作品证明了自己的破灭。 这时候,是对于美术和社会底建设相结合的要求,左右两派,同归失败,但左翼中实已先就起了分崩,离合之后,别生一派曰“产业派”〔7〕,以产业主义和机械文明之名,否定纯粹美术,制作目的,专在工艺上的功利。更经和别派的斗争,反对者的离去,终成了以泰忒林(Tatlin)和罗直兼珂(Rodschenko)为中心的“构成派”(Konstructivismus)〔8〕。他们的主张不在Komposition而在Konstruktion〔9〕,不在描写而在组织,不在创造而在建设。罗直兼珂说,“美术家的任务,非色和形的抽象底认识,而在解决具体底事物的构成上的任何的课题。”这就是说,构成主义上并无永久不变的法则,依着其时的环境而将各个新课题,从新加以解决,便是它的本领。既是现代人,便当以现代的产业底事业为光荣,所以产业上的创造,便是近代天才者的表现。汽船,铁桥,工厂,飞机,各有其美,既严肃,亦堂皇。于是构成派画家遂往往不描物形,但作几何学底图案,比立体派更进一层了。如本集所收Krinsky〔10〕的三幅中的前两幅,便可作显明的标准。Gastev〔11〕是主张善用时间,别树一帜的,本集只收了一幅。 又因为革命所需要,有宣传,教化,装饰和普及,所以在这时代,版画——木刻,石版,插画,装画,蚀铜版——就非常发达了。左翼作家之不甘离开纯粹美术者,颇遁入版画中,如玛修丁〔12〕(有《十二个》中的插画四幅,在《未名丛刊》中),央南珂夫〔13〕(本集有他所作的《小说家萨弥亚丁像》)是。构成派作家更因和产业结合的目的,大行活动,如罗直兼珂和力锡兹基〔14〕所装饰的现代诗人的诗集,也有典型的艺术底版画之称,但我没有见过一种。 木版作家,以法孚尔斯基〔15〕(本集有《墨斯科》)为第一,古泼略诺夫(本集有《熨衣的妇女》),保里诺夫〔16〕(本集有《培林斯基像》),玛修丁,是都受他的影响的。克里格里珂跋〔17〕女士本是蚀铜版画(Etching)名家,这里所收的两幅是影画〔18〕,《奔流》曾经绍介的一幅(《梭罗古勃像》)〔19〕,是雕镂画〔20〕,都是她的擅长之作。 新俄的美术,虽然现在已给世界上以甚大的影响,但在中国,记述却还很聊聊。这区区十二页,又真是实不符名,毫不能尽绍介的重任,所取的又多是版画,大幅杰构,反成遗珠,这是我们所十分抱憾的。 但是,多取版画,也另有一些原因:中国制版之术,至今未精,与其变相,不如且缓,一也;当革命时,版画之用最广,虽极匆忙,顷刻能办,二也。《艺苑朝华》〔21〕在初创时,即已注意此点,所以自一集至四集,悉取黑白线图,但竟为艺苑所弃,甚难继续,今复送第五集出世,恐怕已是晌午之际了,但仍愿若干读者们,由此还能够得到多少裨益。 本文中的叙述及五幅图,是摘自癗曙梦的《新俄美术大观》〔22〕的,其余八幅,则从R.Fueloep-Miller的《TheMindandFaceofBolshevism》〔23〕所载者复制,合并声明于此。 一九三○年二月二十五夜,鲁迅。 〔1〕本篇最初印入一九三○年五月上海光华书局出版的《新俄画选》。 《新俄画选》,朝花社编印的《艺苑朝华》第一期第五辑。内收苏联绘画和木刻十三幅。 〔2〕乔治g勃兰兑斯参看本卷第198页注〔48〕玻场场⊙г号伞∈?呤*纪起在欧洲各国官办美术学院中形成的艺术流派。他们的创作多取材于基督教故事和权贵生活,恪守死板的格式、追求繁琐、浮华的细节。俄国的学#p#副标题#e#

 234   0  0

鲁迅

友情链接

搜外友链  |   维家  |   wordpress插件  |   上海小程序开发  |   国巨  |   国学  |   门芯网  |   在线工具




意见反馈 ||  关于我们 ||  用户协议 ||  隐私保护 ||  商务合作

Copyright © 2020-2022 中华文学苑(华文苑) 京ICP备17037819号

Email:artype@163.com      QQ:262989474

加入华文苑qq群

Android下载